注册 登录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高武世界 >  请假一天

请假一天

作者:南天尘

人气:64845

时间:2021-12-07

非常抱歉各位书友,最近状态不好,错字很多,身体也不太舒服,所以调整一下,希望大家见谅,明天恢复更新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第一章对付女人的一招南海市滨江区三沙路,一辆的哈雷摩托警车在公路上疾驰,警灯转动,滴嘟滴嘟一路之响。坐在车上的是一名身着蓝色警服的女子,带着白色的帽子,典型的女交警装束,车的速度很快,似乎有什么非常着急的事情。而在其前方不到一百米的地方,是一条人行横道,此刻车行道正值红灯,周欣简单扫了一眼四周,发现人行道上并没有人,心道好机会。按规定,警务人员在有紧急任务时是可以闯红灯的,一咬牙,车速没有放慢下来,现在她有急事,只能硬闯红灯了。却没想从哪里冲出一个人影,情急之下她根本来不及停车,整辆车撞了上去,而她也飞离了车,周欣脑袋一白,双目一闭,心道这下子真的完了。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不是在空中飞,是一只温暖的手臂正从背后搂着她的身体,将她接了下来,看来她得救了,并没有摔在地面上。“小姐,你没事吧。”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周欣的耳朵里,那一刻她几乎以为遇到了自己这一生中的白马王子。一张英俊的面容,温柔却不失刚毅的声音,强壮温暖的身躯,最重要的是他能在自己危急时刻救下自己,可在她睁眼的那一秒,她绝望了。一张长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脸,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更可气的是,这家伙的另一只手竟然压在自己那对饱满的小白兔上,那可是从未有男人碰过的,自己最敏感的部位。周欣霎时间满脸通红,怒斥道。“流氓,你的手在摸哪!”“噢噢,不好意思,小姐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叶辰连忙撤开了自己的右手,一副全不知情的冤枉模样。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,快放开我。”周欣挣扎着想要从这个流氓怀里出来。“噢。”叶辰连忙把另外一只手也松开了,可是这么一松开,速度实在太快,原本还是躺在叶辰手上周欣一下子还没坐稳,整个人直接向后倒去,一声惨叫过后,周欣实实的摔在了地面上。“叫你松开你还真松开啊。”周欣爬了起来,揉了揉摔疼的脑袋和胳膊,恶狠狠的瞪着叶辰,一副想把叶辰生吞活剥的样子,要知道她可是交警大队的警花啊,多少男人想着来奉承自己,可这个男人竟然一丝怜香惜玉都不会。“是你叫我松开的好不,唉,女人这种生物,真心搞不懂,难道真的像书里说的,说不要就是想要,说想要就是不想要?”叶辰摆摆手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<<上一页 下一页>> 回目录
书评区:
居居宁
波特家和他十大家之根本不同,地亦不同,兵或财势上之诸家,
寒凤雪月
及清缓过神来追出,一转角,老君早已连影都不见矣。一庭空之。
人一介
嗖!李卷云一剑刺其喉,则其真欲取我命。
月雨白
洪荒南海生,莫名之觉身轻松多矣,则此方之灵皆柔焉。
战列舰i
彼皆俗女,庸脂俗粉如何与汝同?矮汉子目观自在若不欲嫁我便直说,
雨辰宇
猥生猛之一切,心疼者口角直抽抽,扬手出一黑之丸,只听砰的一声,
纯情犀利哥
使其虽眼馋大周之地,然而无可奈何。
叶上木木
及诸圣始贪仙域之境也;不知,商国亦在始窥诸圣!于是观之,
埃及大叔
工部,铸房,扣金之声响成一片,宁采臣携唐仁镜来,
我真的不丑
张如封始应来是何,即变色,喝一声。
尸口巾
其本于此庭外误愈日,此刻是兔则一而里奔,疾驰如电,乃于速回尝失之去,
您好,请登录!   免费注册